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炮击金门、阿兵哥、军乐园以及宋美龄  

2011-05-11 22:42:17|  分类: [纵目古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炮击金门、阿兵哥、军乐园以及宋美龄 - 文巽 - 文巽 blog
      曾借阅过一本采访笔记——某刊物编辑不务正业欲完成“纪实报道”,陆续采访了几位回大陆定居的台湾退伍军人,他与他们之间的原始谈话记录。有两个采访对象及内容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并不失时机地拣重点抄录了一些。本文也玩一次“爆料”,因为据说那个“纪实报道”出炉时,两岸尚未“破冰”,不少采访内容都被其上峰“雪藏”了。现在呢,不妨将这些视作一次小小的历史地回顾,无论人们对他们抑或他们曾经历的那些事作何评说,至少我的心中总是有杆秤。因此,对于我个人来说,现在做的事情仍是有积极的一面的。

首先来到我们跟前的,是曾在金门当过连副、后回山东老家定居的孔姓老先生。在采访中,那位编辑试图向老先生证实一些问题:“我们这在1958年有篇报道,叫《遭我炮击后的金门蒋军》。上面这样写道:‘我军8月23日炮击金门以后,金门蒋军的士气更加颓丧,混乱不堪,恐惧症、厌战病正在蒋军中到处蔓延。许多蒋军官兵叫嚷我军炮火打得又猛又准。有些单位叫喊受不了了,连连哀求台湾立即派空军支援。蒋军高炮部队被打得抬不起头来,有的躲入工事,不敢开炮,有的炮被我打得不能转移阵地……一些蒋军海军人员找借口不到金门值勤,空军飞行人员含着眼泪上飞机。派到金门增防的蒋军官兵,不少人哭哭啼啼,不愿前往送死……’”老先生听那编辑说完后这样回答:“不是这样的,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不知老先生听没听说过“心理战”这词儿,“宣传战”一定是亲身领略过的,以前国共两军都曾会玩。战时的“心理战”或“宣传战”,有时并不单纯要瓦解彼方,而是要给此方鼓鼓士气。那就象一个人被打了鸡血一样,会浑身来劲。老先生接着说:“大陆的炮虽然厉害,但并不可怕,因为我们有很好的地堡……对,就是你们这说的‘防空洞’。炮兵在上面打炮,我们步兵没事干,就整天待在地堡里。而真正可怕的,恰好是在地堡里的生活。你想呵,几万军队加上几万老百姓,成天猫在地底下,不见天日,靠定量配给的罐头食品、压缩食品度日,多难!短时间问题不大,长久下来,就造成了人的营养不良,好多人出现了浮肿。最糟糕的是,天热嘛,有蚊虫叮咬,又缺医少药,得痢疾、胃兵的人特别多。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都一天到晚出汗,又没有多余的淡水洗澡洗衣,真是人长痱子衣长毛呵……”

“不过,”老先生话头一转继续说道:“物质环境的艰难困苦会影响军心,但也能砥砺士气。事实上,舒舒服服、养尊处优的军队打不了仗。如果单从金门被封锁了几天,便推断金门的士气垮了,未免过于武断……真正影响金门军心士气的,不在前面说的这些地方,而在于戍守作战的目的不明确,前途看不到。反攻大陆吧,没有这可能;保卫台湾吧,金门离台湾远得很。呆在这个小岛上能做什么?抵御侵略吧,实际上是在和自己同胞作战。再加上思乡怀亲想家,所以军中出现了一些苦闷彷徨、消沉颓废,甚至醉生梦死的事很正常。换一个角度想,如果作战对象是日本鬼子,保卫的是自己的家园父老,金门官兵肯定也个个是好样的……”

非常同意孔老先生的说法。“兵无长勇,亦无常怯”,是说士气在“战斗力”的构成中最易变、最不确定和最难以把握评估的要素。人在日常活动中,情绪心态往往会因时而异,因地而异,因势而异,估计在战斗中更是如此,这都不难理解。战斗中情况残酷万变,勇与怯,这对完全对立的心理反应,有时会无奈地集于一身。勇者与怯者,有时就是矛盾着的同一个人(这些也基本是那位编辑,在其采访笔记中所发的“阵阵感叹”)。

他,金门某部退役上校缪老先生。针对那位编辑提出的、已不是秘密的金门“军乐园”一事,他很平静地说道:“是的,炮兵有得炮打,我们有啥事?就呆在洞库地堡里耍钱。反正金门没啥东西能买,薪俸不拿来睹还不成了废纸。再就是嫖,那阶段十兵九嫖赌,这不是瞎话……当时金门设有十几个‘军乐园’,其实就是军妓院。据说这还是宋美龄夫人力排众议、大声疾呼,才争来的对弟兄们的一项‘特别照顾’……当时大陆到台湾的‘阿兵哥’大都讨不起老婆,在金门找民女滋事的情况不少。宋夫人就是根据当时存在的客观情况,提议设立了‘军乐园’……

胡说,不是抓来抢来的。她们原先都是台湾的私娼,来‘军乐园’都是自愿的,经过报名、审查等措施,然后被录取。‘军乐园’能定期给她们作身体方面的检查,这在以前她们不可能有这样。她们还能按月领到薪水,而且‘阿兵哥’付给的小费,她们不用上缴也不用课税,收入不得了的好。按合同约定服务若干年后,她们都可以回到台湾,想‘从良’可以干其他的,想继续干老本行可以领取执照正式挂牌营业……”不同种社会制度下,未必不产生同种个人价值观;同种社会制度下,才能引发生成同种社会行为。管你大陆人如何想,管你个编辑听得一楞一楞的。

       看到缪老先生说的,的确让我也很“震惊”,以前这里的有些报道可不是这样的啊!“摧残民女”、“抓捕私娼”、“强迫劳军”等等,是曾经看到过的最多的字眼。更主要的一点,那个“据说这还是宋美龄夫人力排众议、大声疾呼,才争来的对弟兄们的一项‘特别照顾’”(倘使此说为真),也丝毫没有让我觉得宋美龄那回果真成了一个“超级嬷嬷桑”。向来觉得宋美龄不失为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女性之一——优雅、智慧、美丽、善良、极具修养。与先次合拢那本笔记时的感觉一样,此刻,曾经的那些事,那些人,于我都是鲜活鲜活的。
  评论这张
 
阅读(62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