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江青在会见维特克的日子里(下篇)  

2011-04-27 22:00:13|  分类: [纵目古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青在会见维特克的日子里(下篇) - 文巽 - 文巽 blog

 晚餐时,对于吃的艺术颇有研究的江青,向维特克介绍起盐焗鸡、芥兰菜等具有南国风味的佳肴。维特克似乎对这种话题也很有兴趣,她始终全神贯注地听着、微笑着,一副天真可爱的模样。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江青脸上泛出了红晕,话也自然说开去了,“你别看我现在领导全国的文化大革命,从前呀,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富有感情的。我个人生活是非常罗曼蒂克的。中国的女人都背着封建主义的沉重包袱,我可不背。我自己要怎样做,就怎样做。明天或后天我会详细地对你讲……今晚我讲点小故事吧,我最喜欢上海,你们外国人说是什么冒险家的乐园,有点道理……”

边上几个女陪客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她们的首长说这样的话,都惊讶不已。江青仍滔滔不绝:“当初我一到上海呀,男朋友可多了,喏,就是追逐我的人。我都可以数出他们的名字来。他们还使出各种手段哩。以后嘛,他们都成了知名人士,现在又被打倒啦,哈哈……还是不讲他们吧。有意思的一次,是你们美国人。是一个水兵,也许是喝醉酒了,摇摇摆摆地在以前的霞飞路上走着,向我迎面走来。他站在我面前,挡住我的路,向我行了一个军礼,两脚一并,咔嚓一声。我回头想走开,那家伙嬉皮笑脸地向我走近来,双手也伸过来了。哼!想占便宜。我抬手就给他一巴掌。他还是笑嘻嘻,又是咔嚓一下,敬了个军礼,还说对不起哩。你们美国人,还是很懂礼貌的……”

次日下午,江青带着维特克去了一个更优美的地方,这是她在花城的常住之处。进大门,过一座小桥,沿着长满荷花的湖边绕过去,就是一个清静幽雅的院落。院子很大,四周种满鲜花,米兰、茉莉、玫瑰、白兰树……一阵阵清香扑鼻。一幢四面镶着大玻璃窗的洋房,坐落在花丛中。进得楼房,一空荡的大房间,中间摆着一只大鸟笼。它足有十几立方米高大,象从哪个动物园搬来似的。鸟笼里有一棵树,树上有各种颜色美丽,叫声悦耳的小鸟。一向见多识广的维特克,现在也不得不更瞪大了两眼。此外,这个大房间只有一张特制的、大而舒适的沙发。这无疑是个专供首长消遣、休息的地方。

下午四时,江青陪维特克游兰圃。她现在打扮得很时髦,乳白色的连衣裙,配着乳白色的凉皮鞋,还戴着一副不常用的金丝边眼镜。随侍她左右的女服务员,也一律穿上裙子和白色上衣。此刻的江青,就象一个活泼少女,她时而小跑,时而张开双臂;时而步履轻盈,时而扭动腰枝……维特克俨然被眼前的景象所感动,她举着照相机,为江青拍了一组各种姿势的照片。其间,江青曾对维特克说,自己是个摄影专家,也喜欢研究动植物。

夜幕降临后,宾主相对而坐,江青又开讲了:“我从出生谈起。我一九一四年生在一个很贫苦的手工业者家庭,三月生的。究竟是哪一天,不告诉别人,保密,怕人祝寿。我父亲从一个学徒上升到作坊主。父亲脾气很暴躁,我说他是骂人艺术家,每天骂母亲,有时还动手打。有一年元宵节,父亲把母亲的小手指打断了,母亲背着我跑了,从此我学会了走夜路……有一次母亲把我放在亲戚家,在炕上没有东西吃,她出去了,我靠在炕上等她,一动不动,点一个小油灯。后来睡着了,母亲回来见我这样,就抱着我哭,很凄凉……小时侯,一是穷苦,二是走夜路找母亲。找不见,我穿过青纱帐,狗咬了我的腿……

一九二九年念过一年艺术学校,也被人瞧不起,文化水平低,衣服穿得破破烂烂……在青岛,听过闻一多的课,选读名著、唐诗,也选读戏剧、小说。我写的小说得过全班第一。一九三五年春,剧联去信要我到上海,因为剧联点名要我演《娜拉》。剧联有的人瞧不起我。我夜里睡不着觉,下工夫读剧本。我一举成名后,他们都对我巴结起来了……鲁迅在《申报 自由谈》里称赞我。他看了我的戏,我没见过他。我演了《娜拉》、《大雷雨》、《钦差大臣》。其实我不想当电影明星。一举成名后,电影老板都来找我订合同。但‘四条汉子’却演出什么《石达开的末路》,搞分裂,想搞死我。你知道,中国有个女明星叫阮玲玉,和美国的嘉宝一样,但后来被迫自杀了。他们想逼我当阮玲玉第二……

我呀,在上海干革命真不容易,惊心动魄。有一次,我在西郊公园附近,那里是别墅区,靠近郊外。忽然听到后面有骂声,不一会儿,我被两个工人打扮的人架了起来。天黑了,他们押我在野外走路。我当时穿朋友送的丝绒旗袍,罩蓝布褂,秘密表格在衣角里。架起时意识到被捕了,我大声喊救命,一个人也没有……前面有水田,我装倒下了,乘机把衣角的东西吃到肚子里。到了一个警察分局,听他们打电话,说抓到嫌疑犯。我想是被牵连的。被捕后,我装什么都不懂。后来知道有人叛变了,是个有名的黑大汉。他认识我,知道我是底下党员。有一天特务提审我,我又装着大哭大闹,忽然一个巴掌打过来,我侧身一看,正是那个黑大汉……”

“唉,不说这些了!”江青长舒了一口气,忽又想起了什么。她从女服务员手上接过一个厚纸夹,翻着,又对维特克说:“你看,这是土改时期的照片,我还牵着牛在耕地哩。这是在延安窑洞前,这是在西北战场……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复制,都送给你,这都是很珍贵的资料。而这两张是我的作品:这一张是庐山仙人洞。毛主席写的‘暮色苍茫看劲松……’就是为我写的,很多人都知道。这一张呢,是庐山风景。这首诗是我自己题写的:‘江上有奇峰,锁在烟雾中。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我亲自拍的风景,亲自给你写上我自己的诗,你看有意思吧。哈哈……”

当天夜晚,江青与维特克一起看了两部美国电影,看完后,她开始大发议论:“那部《网》是最美的电影。取景、摄影技巧,都是一流的……那些对于爱情的描写呀,美而真实。爱情就该是这样的:不顾一切!那个男的一来,女的就跳下水去,哈哈,这才叫做真正的爱情。”江青神色不自然地停顿片刻,说:“毛主席什么都好,就是不太懂得爱情。在延安的时候,他每天需要我和他在一起,但他不会罗曼蒂克,很笨拙哩,我说他是‘土包子’……可能是他心里装着大事。现在更不行了,没一点罗曼蒂克。做他的女人需要牺牲很多的……”

紧接着,江青又扯到了《红楼梦》。她从一纸袋里摸出一张事先写好的纸条,拉着腔念道:“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哪知自己归来丧……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她兴致勃勃地念着这个“好了歌”,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四年之后,这些都恰好成了自己命运的真实写照。也就是在她“落魄”一年以后,由洛克珊 维特克撰写的《COMRADE CHIANG CHING》正式出版,它成了一部当时风靡世界的畅销书。

结语:江青在与维特克谈话方面曾遭受的指责,似乎是有失公允的。“泄露机密”、“极其下流”等显然也言过其实。当时也可能是出于一种时政的需要不得已而为之。现在我更觉得,与曾经看到过的宣传照片和银幕中的江青形象相比,这个同维特克在一起日子里的江青更真实,更有血肉,甚至还变得更“可爱”了——她是一个人,一个女人。除了政治地位特殊,她有普通人的情感。她会恨,会爱,会捣鼓,会虚荣……不知您是如何看的。

 

 

 

  评论这张
 
阅读(352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