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Hong Kong  

2011-12-08 23:30:33|  分类: [晾晒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Hong Kong - 文巽 - 文巽 blog

 香港,于我来说,就象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美丽的情人,我会迫不及待地来到她身边,并与她紧紧相拥……这是过去的一种“热度”,由于某种难以道出的原因,我惊恐地意识到,至少此次香港行之前,那种“热度”似乎已经退去。想起了一位朋友说过的话:“香港是个好地方,但它已不再让我们觉得神秘。”这是说好还是说坏呢?现在把玩一下不会没有意思:假如香港是个内地的模样,我们还要去香港做甚?

缺少品位的穿着随处可看见,太熟悉的普通话随处可听见;某电视台用普通话播报的新闻节目收视率正在小量攀升,更为滑稽的是,配以粤语的内地电视剧新作,在这也有了一席市场;景观不再是老早的景观,机场不再是老早的机场,港币,也不再是老早的港币……有人说,所有这一切,都是个“同化”的问题,是“同化的结果”。真以为形式的改变,就一定会带来本质的变化,荒谬逻辑差点让自己都变成了荒谬者。幸好已经抱定主意:尽最大可能,走进一个较真实的、目前的香港。

看一个地方的如何得先看人——路上的人,楼道中的人,地铁中的人,公交车上的人,还有夜排档上的人,对!那些最为普通的人。在一个地铁匝口,我同一位当地的青年男子说:“香港的铁路(地铁)管理顶刮刮……其他的公共管理也非常好。”他是这样用夹生的普通话跟我说的:“我们自己的地方,不搞好怎么可以?……香港人聪明,会动脑筋,香港人也很负责任。”这就是自信,一种让我觉得很独特的自信,它不仅只反映在眼前这人说话的语气中,也分明反映在刚于地铁和地铁站内见到的所有香港人的神情中。“港人治港”,从另个层面上说,香港根本就不需要外人来“治”,且如此更好。

自信不能空谈,不能说有就有,它源于日常的生活氛围、质量等,以后形成了自然的、有序的行为节奏。看地铁中抓紧看书、听耳机的,是香港人;看站台上排着队,地铁一到,都井然有序地遵循着先下后上的,是香港人;看地铁站内步履匆匆,好似竞走的,是香港人;看升降机(电梯)上从来就右立左行的,是香港人;对了,再看升降机的速度,那一定就是香港升降机的速度,快啊!令人称奇的是,香港的无论是男女老幼,还都适应了这样的速度。这是道看似简单却很华丽的风景线,因为它们是每时每刻的风景线。连同几乎所有香港人声声挂在嘴上的“Sorry!”一道,内地凡有地铁的城市中,这样的风景线绝对是难得一见的。

每天至少一次会乘坐香港的双层巴士,我总有意坐在上层的最前面,以便更好地观察路上车辆的驾驶状况。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从没看见有超速、抢档行驶的车辆的。这肯定不仅仅是一种制度约束的结果。巴士的站点停靠,内地的任何地方都很罕见,简直可以用前后左右几厘米来衡量它们的精确度。一次坐TAXI,我对驾驶员说:“香港开车的都很中规中矩。”这位看上去已五十七、八的男子说:“香港开车和停靠,比大陆好多了,比台湾也好,是全亚洲,可能是全世界最好的。”

行走在香港的这街那道上,无论白天夜晚,人多人少,我大可放心手中拎包,上衣里袋或裤子“后枪袋”的皮夹子。坦白地说,在自己居住的城市,以及内地的其他任何地方,我从不敢有如此的懈怠或轻松,即便坐着车开着车都是。香港虽说至今没有内地意义上的“流动人口”说法,也没有“民工”这等感念,其人员“流动”之众之复杂倒很可能是世界第一,但香港这颗东方之珠,向来只是“购物的天堂”,而从未沦落为窃贼或劫匪的港湾。

香港的英语普及程度非常高。酒店宾馆、商场的服务员,巴士与出租车司机等“一线窗口”的,都能说上一口流利、好听的英语。就是那些设摊摆排档清扫街道的,他们也能很从容地与人进行英语交流。他们中有人可以说不上甚至听不懂“国语”,但他们一定能说会听英语。类似这样的情况,我在一辆巴士上碰到过;有回问路,在一个大妈级的清扫工女士那也碰到过,“Sorry!Can you……?”她摇摇头,问我能不能说英语。真是个可爱、可敬的大妈!

香港很干净,到处都很干净,以前是,现在也是。她仍然可以和新加坡、澳大利亚、北美、西欧那些个“无尘之都”相媲美。假如你是个懒人,不愿每天换衬衣,那么你就穿着吧,即便是白衬衣也无妨。外面三、四整天转悠下来,包你领子不带黑。这回来香港,只有脚上穿着的一双黑皮鞋,但一个星期下来,我就没擦过一次——不需要,干净着呢。在我居住的城市中,白衬衣是绝对不愿也不敢第二天不换的,皮鞋也必须每天都擦。而在内地的更多城市里,衬衣穿两小时就很抱歉了,皮鞋穿两小时犹如被撒了胡椒粉。

还有一点说说也无大碍,都在说香港人看不起内地人,我觉得没有呵。我所碰到的香港人都很友善,很热情。被人看不起的定然有,但他(她)是能否静下心来,首先作番自我检讨?再作“透露”:以我现在个人的“生物钟”即作息习惯来看,似乎很能适应香港——快到中午起床,然后喝茶吃东西,再然后做事情,一鼓作气。而享受生活从晚上开始,十一点,十二点,下半夜,甚至到天空发亮……不行,终究是要离开她的。深夜,飞机穿空而起,透过窗户,香港一片璀璨灯火。这是一天中的又一个开始。看着,看着,我不禁对她轻轻地道出一声“Good luck,Hong kong!”

  评论这张
 
阅读(12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