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概说孔子其人  

2011-01-22 00:03:16|  分类: [纵目古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概说孔子其人 - 文巽 - 文巽 blog

 明代时期绘制的孔子像

 孔子(公元前551—前479年),名丘,字仲尼,春秋末年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人。孔子为儒家学派的创始者,历史上具有很大的影响,并被后人奉为“孔先师”直至“孔圣人”。今人亦未敢怠慢,乃尊其为“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孔子出生于一个没落的奴隶主家庭,生活在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变的急剧变革时代。“好古”(《论语·述而》,以下引此书仅注篇名),“从周”,维护奴隶制,反对封建制,是他一贯的准则与主张。他将晋国“铸刑鼎”,即把法律条文公布在鼎上,视作一种破坏了奴隶制贵贱尊卑的等级秩序的行为。他甚至认为,奴隶制的瓦解,是“礼坏乐崩”,“天下无道”。

 

于是,他干起了编书立说、招徒讲学、“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中庸》)、力图恢复文武周公事业的营生。然而,不舍昼夜、滔滔向前的历史潮流,不会不在他的头脑中留下冲刷痕迹。他为了维护奴隶主集团的长远利益,主张对周礼有所“损益”(《为政》),大力提倡“仁”学。“仁”,是孔子的社会政治伦理思想的核心,他明白无误地说:“克己复礼为仁”(《颜渊》)。他把克制自己的视、听、言、动之合乎周礼,作为“仁”的内容。他的“仁”其实是受“周礼”制约的(很妖怪,他同时又提出了非常先进的“仁”是“爱人”的新命题)。

 

不妨再看,他指出实行“仁”的方法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臂”(《雍也》)。又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颜渊》)。这就是推己及人的所谓“忠恕之道”。这里说的“人”,都是指与“己”相对的别人,不是专指哪个等级或阶层。不难看出,孔子提倡的是超乎等级或阶层的特定“仁爱”,其意在通过这种“温情脉脉”的面纱,掩盖和消除实际存在的一些社会关系的对立,安抚社会底层者,打消和祛除他们“犯上作乱”的思想意识,最终达到维护周礼的目的。孔子的“仁”,不过是一种趋附与帮衬需要“和”时的统治者的金盔铁甲;一种麻痹与役使社会底层者们的强势的意识形态。

 

孔子还鼓吹“知天命”(《为政》),宣扬“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季氏》),把“天命”、“大人”和“圣人之言”看成是三位一体的东东,论证君权是由天命决定的。他极力宣扬的“生而知之”(《季氏》),“天生德于予”(《述而》),“唯上智与下愚不移”(《阳货》)等,无非都在论证必须由天生的“上智”、“圣人”、“贤人”,来完成对“下愚”的统治。当然,他同时提倡的“学而知之”、“学而时习之”、“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温故而知新”,主张勤于学习、广于见闻、虚心求知、学思结合、不虚托空言等等,也包含了他认识上较多的合理因素。

 

孔子另一个标签式的学说,就是他的“中庸之道”。他认为“礼所以制中”(《礼记·仲尼燕居》),就是说,“中”是受“礼”制约的,“礼”是衡量“中”与“不中”的标准。所谓“庸”是“常”、“不变”的意思。他说:“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庸也》)。又说:“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中庸》),认为在对立的“两端”中采取不偏不倚的中道,是永恒不变的最高原则。这样的学说,虽包含有承认对立双方互相依存、互相关联的因素,但却把它绝对化了。孔子用它反对“异端”,维护旧的矛盾统一体,反对超过旧质的界限。这是一种没得争议的“调和”、“中和”、“和稀泥”的学说,且将它用于日益尖锐的各种社会矛盾中。

 

孔子的思想是他保守的政治伦理思想的体现,并为之全面服务的。他说:“笃信好学,守死善道”(《泰伯》),认为教学的宗旨是善于始终坚持文武周公之道。教学的内容是“文、行、忠、信”(《述而》),即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这些宗法氏族的等级秩序,孝、悌、忠、信这些宗法氏族的道德观念,以及诗、书、礼、乐这些古代文化典籍。他鄙视干力气活的人,指斥“学稼”、“学圃”为“小人”。鼓吹“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卫灵公》),把求学作为夺取高官厚禄的阶梯和敲门砖。不可否认,他同时打破学在官府的传统,提倡私人讲学,“有教无类”,破除贵族垄断文化教育的特权等,也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的。

 

总之,孔子对于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文化发展,的确产生过巨大的(实为或好或坏的)影响。但糟糕的是,历代的权势者,总爱一相情愿地把他停在“杠头上”——呵,停到不可比拟的“吓人的高度”。孔子,也曾被以往的“圣贤”们不断地改变和加工,并被当作宗教教条一般强迫黎民百姓给予信奉。渐渐地,这样的行为便形成了一种年深日久、影响深远的(仍是强势地)意识形态。对我们这个时把教条当信仰的民族来说,这种现象是该值得欢呼呢,还是该发出长长一声哀叹……

 

 

  评论这张
 
阅读(55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