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美丽之下血案没有发生  

2010-05-08 00:53:35|  分类: [晾晒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了一个很感人的故事:今年四月中旬的一个下午,位于上海西区某艺术工作室的房门被重重踹开。年约三十,中等身材的男子如旋风般地闯了进来。只见他满脸涨红,喘着粗气,手中还握着半块“九五砖”。他径直冲向了一个年岁比他大很多的男子。此刻,那位正回头朝他发愣还多少带着惊恐。揪起衣领,手中的砖块举过头顶……就在这一刻,令人想象不到却值得庆幸的一幕发生了。“旋风男”举砖的手在半空中忽然停住,随后它慢慢地落下,落下,直到垂放,那块“九五砖”几乎是从他的指间轻轻地滑落到了地板上。他松开揪住对方衣领的手,转身低头疾步走出了房间。美丽之下血案没有发生 - 文巽 - 文巽 blog

当天晚上,在一酒家中型包间,这俩男人坐到了一起。与他们同桌的还有一人,是个女的,今年二十六岁叫小H,她是“旋风男”的妻子。原来“旋风男”和妻子小H都是福建山区农村的,他们结婚才三年多,有个两岁出头的儿子,在家由爷爷奶奶照看。小H原本在附近镇上的一个鞋厂打工,经人鼓动,刚过完春节的她来到了上海,在一家大酒店里做服务员。小H身材漂亮,凹凸有致。她还有个特别点,在那张招人喜爱的脸蛋上、靠近眉心处生有着一颗小小的褐色的痣。

容貌标致且又独具味道的女人,往往很能吸引他人的眼球,这符合常理。小H在一个当班的晚上,就有这么一位男人和她拉上了话,他就是在沪上圈中较有名气、兼而从事“创意”业的油画家L某。不知他是如何说动她,也不知她是如何被说动的,反正数天后,她就按时计价地成了他的裸体模特儿。那几天,也已在江苏某地做工的、小H的“旋风男”到上海看望她。小H平时是“两头班”,即中午和晚上上班,上午和下午都是自己可支配时间。“旋风男”心里纳闷:她下午总要离开酒店提供的宿舍,一出门就两、三个小时,问她去哪,得到的回答也总是吱吱唔晤的。那天下午,他跟踪了她……

酒家的包间,“旋风男”与画家L某坦言:“当我看见她走进你的房间(工作室),又看见两扇窗的窗帘都拉上,我真的快疯了。我后来在对面的装潢工地上拣了一块砖,冲了进来……我看见了您画了一半的画,看见了另一幅架着的已经完成的画,很美!我还看见了她背转过去,赤裸着的身体,还在颤抖,很美很美!妈的我以前从来没觉得她这样美……”这是一次罪恶被美丽的阻退;这是一次人性驾乘美丽的回归。它感动过那事件的三个当事人,还感动了其他许多人,也包括我。

梵高,我想到了伟大的梵高那桩并不太为人知道的、同样非常感人的事件:1875年的夏天,在巴黎谋生的梵高,有个傍晚携带着画画的家什,只身来到了巴黎的郊外。这时的梵高虽然沉湎于“神秘主义”和宗教,但它们并没有削弱梵高热爱自然,崇尚人性的坚定意志,更没有阻挡他对一生钟爱的事业的孜孜追求。梵高后来就这次行程曾和朋友说道:“我想进入旷野,然后握着画笔躺在它的上面睡过去,做一个充满友情和爱情的梦。”(友情与爱情一直是梵高所渴望的)但上帝和他开了个玩笑,并没有让他躺在旷野上,而是让他躲在了人家的窗户下,让他玩了一把“偷窥”。

阳光还是热火地洒在地面上,梵高看见了前面一独处的农舍。是好奇抑或有所需求,梵高走近了它。这是农舍的后园,没有围篱。正对着他的是一扇竖有几根木栅栏的小窗户,旧遢遢的布帘只拉上一半。他走到窗户跟前,望里一看:一个丰满白嫩女人的侧体,长发盘在头上,正坐在一只木桶中洗澡。哦!天哪,真是太美了。他强压住自己的激动或许是冲动,迅速摆好画架……时间在一点点过去,梵高没意识到的是,危险这时也正在一点点地向自己逼来。

女人的丈夫从外回来,发现有人在后园的窗户下。开始以为是个贼,他拔出插在后腰带上的砍刀,轻手轻脚地走向他的目标。他到了他的背后,举刀……只要劈下,足以让眼前这人脑浆喷涌、去见上帝。千钧一发之际,值得庆幸,不,积善积德,祖坟冒烟,上帝保佑的一幕发生了——举起的刀慢慢往后缩回,慢慢往下垂落,最后“扑”地掉在了地上。梵高这才转过身来,开始还没弄明白,当他知道对方是被他“偷窥”女人的丈夫,不停地说“哦,对不起!”对方给了他腹部一小拳,“该死的杂种,你把我老婆画出了神,简直太美了!”这幅未完成的《浴女》(是我现在起的名字),梵高留给了“浴女”的丈夫,非常遗憾,后人直到现在都没法找到它的踪迹。

一前一后的两个故事,分量不可比,但它们有着相同的光辉——真正的美丽能驱除邪念和罪恶。一个自然人,无论他(她)身处怎样的社会环境中,美丽或外在,或内在,总是顽强地存在着的。比上述两种美丽更美丽,即人们接受美丽事物时的忘我意识、通感作用、自身道德、个人良知也必定无须“指教”地存在着。感谢上帝!美丽之下血案都没有发生。小H和“旋风男”依旧和美、恩爱如初,画家L某依旧潜心于他的油画和“创意”中;“浴女”和他的丈夫以及梵高,则早已带着笑容升入了天堂。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