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熙熙吹来的音乐之风  

2010-04-24 14:30:14|  分类: [晾晒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听《音乐之声》插曲,忽然脑中蹦出一词——音乐之风。是的,过去喜爱,现在依然十分喜爱的《致爱丽丝》、《青年圆舞曲》、《西班牙的风》、《兰色的多瑙河》、《爱琴海的珍珠》等乐曲,每当它们回旋在我耳畔的时候,就象有一种无形的风熙熙吹来,紧接着便会心飞情动,飘然意远……有些乐曲甚至会让我不由地翩翩起步,手舞足蹈。很不喜欢郭沫若这人,也不喜欢他写的大多数东西,但却喜欢上了他的一句话。还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看过他一篇谈音乐的文章(文名忘了),其中有这么一句,我到现在都能一字不落地背诵:音乐是最能感动人的,它能把人的感情意志立即融合成一片,化为行动。

记得以前看《海狼》(美国)、《追捕》(日本)、《复仇》(罗马尼亚)、《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前南斯拉夫)等影片,当影片中那种优美、流畅、节奏性很强的音乐响起时,便如同一阵旋风,不仅把影片中的人物吹动得如痴似狂,而且还席卷整个影院剧场,把为数众多的观众都带到了“极乐世界”。这就是音乐的力量。在一定的条件或氛围下,音乐可以使人由萎靡而振作,由愁苦而喜悦,由死板而活泼,由疲劳而亢奋,由气馁而勇敢,甚至可以鼓舞人从黑暗走向光明。

好多年前看过一部话剧叫《王昭君》。当剧中一个温良憨厚、和蔼诙谐的老奴,舒展开他的手脚,先吹响起了他的号角,又弹奏起了他的“吉他”——热烈而又雄壮的乐曲,并通过这乐曲和他的“舞蹈”,犹如施上了魔法,一群将士们象怒涛般沸腾起来,与反叛者进行顽强地厮杀。老奴的音乐,似乎抒发着情感和正义,鼓舞着将士的士气和斗志,促使他们忘记生死,并以排山倒海之势,去压倒他们的敌人。

法国“浪漫主义”大师雨果,在描写著名的滑铁卢大战时,也有关于音乐的描写:到九点种,法国军队排起队伍,分作五行出动……各师分列两行,炮兵在旅部中间,音乐居首,吹奏进行曲。鼓声滚动,号角齐鸣,雄壮阔大。海一般的头盔,马刀和枪刺,浩浩荡荡,直抵天边。这时候,皇上(拿破仑)大为感动,连喊了两声:“壮丽!壮丽!”看看,在这“壮丽”的场面中,音乐是居首的。在滑铁卢同拿破仑作战的苏格兰联队,眼看就要被消灭了,但那个吹风笛的战士,仍坐在方阵中央的一面军鼓上,气囊挟在腋下,无忧无虑地垂着他那双满映着树影湖光的眼睛,吹奏着山地民歌。而那些苏格兰士兵,即在临死时,仍然沉醉在这种乐声中,怀念着他们的班乐乡。就是说,他们即便战死,也是沉醉在音乐声中幸福地死去的。

如此看来,音乐之中不仅有“风”,而且的确还有“气”了。大自然的风只能吹拂人们的身体,音乐之风却能吹动人们的心灵、精神。好比一个善于用“气功”的人,以“气”之功使自己力大过人,甚至在一定条件下“刀枪不入”。音乐的“气”,却可以在一定条件下,使将士振奋,力量倍增。玄妙音乐之巨大魅力啊!

我们一般总认为音乐这玩意很抽象,对日常生活和工作没有什么实际功效,但我们的古人并不这么看。他们认为音乐既有“省风”,又有“宣气”的作用。所谓“省风”就是通过音乐的耳朵,来听测和省察风的方向、温度和湿度等,鉴别不同的风声是否有利于农业生产。据说中国古代的乐官,都要求有这种听测风声的本领,甚至还企图通过乐声判断战争形式和一个国家的政治形式。古人还根据阴阳五行的观点,认为“气”的流通是很要紧的。“滞久而不振,生乃不殖”。“气”不流通,生物便不能生长。

碰到阴阳不顺、四时失序、风雨不调的时候,古人就要求音乐能发挥它的“宣气”的作用,使不顺变顺,不和变和。这些似乎有点过于神秘,但“民气郁闷而滞著,筋骨瑟缩不达,故作为舞以宣导之。”(《吕氏春秋.古乐篇》)这个话却是有道理的。春秋时期的“思想家”们,更用“物质性”对音乐作出了“唯物主义”的解释。他们认为音乐在生产、生活、政治以及战争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种对音乐的本身解释,虽不很科学,但这种探索精神是应该予以肯定的。

现在的人们可能都知道,鱼儿听了音乐,可以更活泼地跳跃;牛听了音乐,可以多出奶;人听了音乐,一定可以延年益寿。当然,这种音乐都是相对它们和他们的好的音乐。另外据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医学专家有一年搜集的材料说明,专业音乐指挥的寿命大都比较长。他们中间很多人活到九十岁开外。较多的人工作到八十五、六岁。音乐的魅力甚至效用,确实是不能否定的。

过去我们这有一种说法,即音乐是有阶级性的(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分)。不知这是谁具体划分的,如何划分的,其科学性又怎样。音乐肯定有区域性,民族性,文化性,不融合性,不同习惯和修养性等等。而那种“相互兼容”或“相互渗透”是有先决条件的。我们不能要求二战时“盟军”唱着《国际歌》冲向敌军,当然也没指望《黄河大合唱》夹进哪怕是一小串的Rap。

就象人说郭德刚的相声好,逗人(我通过电视看过一、两回,却从没笑过一次),但能给我带来愉悦、欢笑的只有赵本山的小品一样,我向来喜欢西洋乐器演奏出的那种极富金属质感音乐,钢琴的,大中小提琴的,其他管弦乐的……以前我在一个做领导的人家里,他说我怎么都喜欢西洋乐而不喜欢咱们的民乐呢,思想有问题哎!我笑着脸说他太扯,接送您老上下班的车就是西洋的车,您家里的电器,不是西洋的也是东洋的,怎就没有咱们“民器”的呢?思想有问题啊!

我喜欢音乐,那种能让我沉浸在美好世界中的音乐。生活中,几乎每天都少不了它们,无论顺心或不顺心时。让熙熙吹来的音乐之风浸润我的身体,至心海,至每根血管,每个细胞吧!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