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漫谈《三国演义》之艺术特点及其成就(2)——系列末篇  

2010-04-11 01:45:12|  分类: [闲说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国演义》以写战争为主,但又不是一味地写战争。它除了很好地揭示了战争本身的客观规律以外,在艺术手法上,特别在描写手法上是下了大功夫的。也正基于此,我们的阅读兴致才被彻底地调动了起来。如果全部作品从头到尾都是金戈铁马的杀伐之声,甚至是毫无逻辑、不着边际地自说自话,自娱自乐(我们眼下的相关题材的作品就是如此),那么,非但战争的描写会显得平板单调,读者也势必会读而生厌。正如画面之有空白,音乐之有休止,舞台之有沉默,《三国演义》在战争描写中同时展开其他活动的描写,是符合艺术鉴赏的要求和规律的。

看过作品我们不会不记得:刘备跃马檀溪之后,惊魂未定,没想到眼前却出现了另一种景象。他看到的是“一牧童跨于牛背上,口吹短笛而来”;听到的是幽静村庄上“甚美”的琴声(第三十五回)。新野、樊城的硝烟未散,忽然展现出南阳卧龙岗苍松翠竹、白雪红梅的画面(第三十七回)。赤壁鏖战,正所谓“舳舻千里,旌旗蔽空”,却来上那么几段抒情插曲:久别重逢,饮酒作歌(第四十五回);荒山草舍,挑灯夜读(第四十七回);江平浪息,对月吟诵(第四十八回)……所有这些描写,并没有与战争本身游离,它们或是战争的前奏,或是战争的辅佐手段,或是战争的某一方面的因素。然而,惊心动魄、紧张激烈的战争,却由此表现得具有旋律节奏,富于诗情画意,且取得了引人入胜的艺术效果。

《三国演义》对于人物的描写也非常独到。它最大的特点是略貌取神,即并不追求细节的逼真,而是常借人物自身的言语行动,或通过周围环境来把人物的性格特征加以“浪漫主义”的夸张渲染。曹操奸诈狡猾,一举一动好象都隐伏着阴谋诡计;张飞心直口快,无处不带着天真而莽撞的色彩;鲁肃忠厚老实,考虑问题总是那么单纯善良;诸葛神机妙算,临事总是那样从容不迫,得心应手。这些,让我们感觉到似乎都没有多少细腻的工笔描绘。

借助烘托气氛来表现人物的精神面貌,是《三国演义》运用得相当成功的一个表现手法。如第四十二回“张翼德打闹长坂桥 ……”,仅仅通过“声如巨雷”的三次大喝,便使张飞威武勇猛的性格活龙活现。一喝,曹军“尽皆股栗”,曹操也很震惊,并“急令去其伞盖”;再喝,曹操“颇有退心”,“后军阵脚移动”;三喝,“喊声未绝,曹操身边夏侯杰惊得肝胆碎裂,倒撞于马下”。诸军众将“一时弃枪落盔者,不计其数”。曹操本人则“骤马望西而走,冠簪尽落,披发奔逃”。其实,张飞不过是孤身一人“倒竖虎须,圆睁环眼,手绰蛇矛,立马桥上”而已。

第五回写关羽斩华雄,完全没有正面展开的战斗场面,也不直接描写关羽武艺如何高强,华雄如何被斩,只是从不同方面造成气势,用周围人物的反应来作衬托。华雄挑战,俞涉、潘凤先后应战都被玩完,说明华雄绝对是一名非等闲之辈的武将。接着袁绍说:“可惜吾上将颜良、文丑未至!得一人在此,何惧华雄!”似乎只有所说两人才是华雄的对手。这是作者用“欲抑先扬”的手法,为关羽上场作了铺垫。可是,到了他挺身而出欲迎战华雄,却被袁术当头一棒:“汝欺吾众诸侯无大将耶?”落笔至此,故作一顿。还是曹操打了圆场:“试教出马,如其不胜,责之未迟。”留下一个能否取胜的悬念,这才让关羽正式上阵。一段著名的、不足百字的、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文字是这样描述的——

操教酾热酒一杯,与关公饮了上马。关公曰:“酒且斟下,某去便来。”出帐提刀,飞身上马。众诸侯听得关外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众皆失惊。正欲探听,鸾铃响处,马到中军,云长提华雄之头,掷于地上。其酒尚温。曹操敬酒,应当一是预祝关羽取胜,二是为关羽壮胆。然而关羽置酒不饮,说“某去便来”,足见关羽有战华雄必胜的信心。往下完全从各路诸侯所见所闻以及他们的反应上来恣意渲染。先是写诸侯们听到关外喊杀之声震天动地,战斗是多么的激烈,战胜华雄绝非轻而易举之事。这里,用众诸侯的“失惊”,来反衬出关羽的镇定。

再往下写诸侯们提心吊胆,正想使人打听,却见关羽已经纵马回营,并还提着华雄的首级。“鸾铃响处,马到中军”,极写关羽作战之神速和他的无敌气概。最后,作品回到那一杯酒上,好家伙,酒还是温热的,这在进一步点出斩华雄用时之短促。同时,关羽喝酒时那种威风豪迈的神态,我们也可想而知了。这种着墨并不多,而人物勇猛善战的形象已经跃然纸上,且给读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第七十五回写关羽“刮骨疗毒”,也是这种手法。一写他拒绝动手术时把胳膊套在怀里、以被蒙头;二写华佗刮骨中悉悉有声,一旁的人见了都掩面失色;三写关羽与马良饮酒下棋,谈笑自若,手术完毕,“大笑而起”;四写华佗惊叹:“某为医一生,未尝见此”。

《三国演义》的人物描写,大都依靠这种粗线条的勾勒,环境气氛的渲染,取得传神的艺术效果。它没有多少细节的精雕细凿,而能使人物神态突现,形象栩栩如生。此外,《三国演义》在把人物放在尖锐激烈的争斗中来描写,采用对比式刻画人物思想性格等方面,都很见艺术奇功。但是,也应当指出,以现在的眼光看,《三国演义》的人物描写同时也存在着明显的缺点,这主要是由于作者的“主题先行”或“主题倾向”造成的。作者描写那些人物生来就非常了不得,看不出人物的思想性格同当时社会环境、人物切身遭遇的内在联系。他们往往一出场就定型化和脸谱化。

《三国演义》长期以来,无论在社会生活上或艺术创作上,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它属于中国过去时代优秀的文学艺术遗产。特别在艺术上,它反映了中国过去时代优秀的文学传统,对我们今天真正在进行艺术创作的人,是有借鉴和利用价值的。总之,《三国演义》无论其思想内容和艺术手法,确实同时包含着精华部分和糟粕部分,它对后人的影响定有积极的一面,又有消极的一面。最后想说的是:《三国演义》于我个人来说,它是一条顺向的时光隧道。我站在了一千七、八百年前的“英雄”和“群氓”中间,睁开着眼一直朝前走,走过过去,走过现在……隧道尽头,忽然出现了一道不容任何人遮挡的曙光!(完)

 

                                         

  评论这张
 
阅读(7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