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漫谈《三国演义》之主题倾向及作者创作动机(3)  

2010-03-13 23:24:19|  分类: [闲说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操除了上述杀人手段外,还会亲自动手杀人。他为了防备有人暗中谋害,便假托“梦中好杀人”,拔剑斩了替他盖被子的近侍,遂上床假装入睡(第七十二回)。赤壁之战中,扬州刺史刘馥说他诗中有“不吉之言”,他于是就“手起一槊,刺死刘馥”。事后,他却说是“因醉误伤”(第四十八回)。曹操在杀人之后,很会演戏。往往表现得极为悲痛,又是“哭奠”,又是“厚葬”的,还要从优抚恤家属,自导自演出一幕又一幕的自欺欺人的丑剧。

 

在《三国演义》中,曹操集团的内部关系是紧张而又残酷的,甚至曹操的儿子之间也互不相容。然而,曹操却有一套收买人心、笼络他人的手段。明明是一个极端的利己主义者,表面上他却要装成公而忘私的样子;明明是一个凶恶残忍的刽子手,表面上他却要显示自己是多么的仁爱善良。他左一个“力扶社稷”,右一个“拯救黎民”,竭力捞取他冠冕堂皇的政治资本。汉朝的真正权力早已掌握在他手中,但眼看篡位的时机尚不成熟,他就“挟天子以令诸侯”,借着汉献帝作幌子来打击和消灭异己力量。

 

《三国演义》在写曹操处境不利时,是大写特写其狼狈不堪、丑态百出,如第十一回“……吕温侯濮阳破曹操”、第四十九回“……三江口周瑜纵火”、第五十八回“……曹阿瞒割须弃袍”等等;在写曹操处境顺利时,也还要借一些人物来让他斥责、痛骂、戏弄和嘲笑,如第二十三回写祢衡击鼓、第三十六回写徐母投砚、第六十回写张松献图、第六十八回写左慈掷杯等等,等等。所有这些描写,都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曹操的本来面目,以及作者对曹操所作所为的无情鄙视与深恶痛绝。

 

说起第六十回张松献图,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看点。汉宁太守张鲁“欲兴兵取川”,“平生懦弱”的刘璋得此消息“心中大忧”。“主公放心。某虽不才,凭三寸不烂之舌,使张鲁不敢正眼来觑西川。”说此话者还挨不上“其貌不扬”,简直就是一副怪相——“额钁头尖,鼻偃齿露”。是!他就是张松。别看他面目如此,但他有胆量,还很会做事。一个张鲁算老几?许都的曹操“扫荡中原,吕布、二袁皆为所灭,近又破马超,天下无敌矣”。张松三言两语就说服了刘璋且条理清晰,即动员曹操“兴兵取汉中,以图张鲁。则鲁拒敌不暇,何敢复窥蜀中耶?”张松满怀信心,带着希望出发了(早有人将此消息报与荆州,诸葛亮便派人往许都打探具体情况)。

 

这时的曹操,“傲睨得志”,每天只顾大排场吃喝,乐得逍遥自在。老天给他安排了个得“永年”的机会,他并不领情,并不买帐,并不稀罕。害得人家张松“候了三日,方得通姓名”。这还不算,想见曹操,得先给曹操左右近侍一定的好处之后,才能被正式引见。打量眼前这人真够“猥琐”,曹操便“五分不喜”;说话还不会顺着来,那真是教人十分不喜了。于是曹操“拂袖而起,转入后堂”。张松吃了这一闭门羹,心中自然不会好受,但为了自家主公及“田肥地茂”、“国富民丰”不打折,只得继续弹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直到最后他被“乱棒打出”,总算寒透了心,遂“连夜出城,收拾回川”。

 

曹操不稀罕的“猥琐男”,有人会稀罕;曹操拒之门外的“怪物”,有人变着法会去抢来,抢得还真“文明”、“恭敬”、“虔诚”。先有赵云领着军士又“马前施礼”,又“跪奉酒食”的。后又有庞统、诸葛亮、刘备等最高领导人亲自等候迎接,设宴款待。此刻的张松不受宠若惊、百感交集才怪,“三寸不烂之舌”终于也有了更好的发挥:“明公乃汉室宗亲,仁义充塞乎四海。休道占据州郡,便代正统而居帝位,亦非分外”。不知去见曹操前,张松他有否这样想过,应该没有。只是现在被他叫做“汉贼”的曹操太狗眼看人低,太“傲贤慢士”了,因而才幡然醒悟。

 

经过后来的让人有点牙酸的你一句他一句,张松终于从袖管中取出一图,并对刘备说:“松感明公盛德,敢献此图。”刘备现在一定是强忍着疯狂的喜悦,心里早就象“坐山雕”那样唱道:“联络图,我为你朝思暮想……”刘备真是“捡”了个莫大的外快。这个外快大到让他建立了巩固的根据地;大到让他天下三分有其一。而这个外快,从一定的意义上说是曹操“拱手相让”的。给人设置障碍,无疑为己掘坑。曹操因为自己的姿逞奸雄、以貌取人、“轻贤傲士,只可同忧,不可同乐”的德行,终于为他的霸业征程埋下了祸根,并将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曹操艺术形象长期来为民众所熟悉,民众通过这一艺术形象,认清了历代封建统治者的本来面目,识破他们惯于玩弄的各种伎俩。任何封建统治者的本质是自私自利的,为了满足其诛求无已的贪欲,实现抢坐、稳坐天下的野心,他们什么卑鄙毒辣的手段都使得出来。由于他们的真正愿望和广大民众的真正愿望终究是相对的,他们的所作所为必然难以招致广大民众的真心拥护,甚至以各种形式相抗衡。因此,他们就总要以各种伪装来掩饰自己的自私和残暴。自私、阴谋、伪善、狂妄加上残暴就是曹操和曹操们的真正本性和人格。(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