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闲说年内那些闲事  

2010-12-27 00:35:02|  分类: [闲说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说年内那些闲事 - 文巽 - 文巽 blog闲事,是指与自己浑身不搭界的事。闲来无事,于是便东拉西扯、横七竖八地说说那些刚过去不久的闲事。我们已然习惯了别人独家说好;我们正在继续和着别人的高调。那么,老天开恩,发个机会过来吧,这世界总会有不同的声音存在。没有邪心,没有坏意……原先想说,风头正劲;现时实说,风流云散。但愿不悖一定之规。

 

上海世博会期间,陪客人走进世博园,客人指着“中国馆”跟我说:“听说它叫‘东方之冠’,‘冠’不就是帽子嘛。还听说它寓意米斗,粮仓……”我赶紧作进一步地“阐释”:“听过有这样的说法,叫做‘东方之冠,鼎盛中华;天下粮仓、富庶百姓。’这大概就是它的寓意了,我们一向不缺华丽的名义。”我接着又问:“你觉得它怎么样?”“还可以,很雄伟呵……但感觉它和周围的这些不太协调,显点大而笨拙……”机趣相同者,对事物的感觉认识也会大致不相上下的。

 

坦白地说,我还不单感觉到了它的“不协调”。眼前的“中国馆”,给我带来的视觉冲击似乎更那个了点。我怎么看它就象画像中的、秦始皇头上戴着的“皇冠”;怎么看它四边就象倒挂的皇宫和衙门高高深深的阶梯;怎么看它就呈露着一副“凶相”(中国的传统意义上的建筑学认为,建筑物上宽下窄为大忌,并视之为“凶”)。总之,感到它有种往下压迫的势头,有种欲强行让人跪下的势头……皇帝头上戴的自不必说了,它素来象征着天下第一,天下最高,天下最大的意思。现在倒有必要来聊一聊,那皇宫和衙门的阶梯是怎么回事。

 

没去过紫禁城的,可能也在电影电视中注意到了,皇帝呆的地方总是高而且深。那个阶梯唷,走着数着后来就忘了,等到了它跟前后,就想找地儿坐。难怪过去皇帝手下的大臣们,上完阶梯不是赶紧下跪,就是稀里哗啦瘫倒在地,客观上也能积力呵;衙门,也总是垒得相对老高老深的,见老爷前,还能让你雄赳赳、气昂昂的?赶紧下跪,赶紧稀里哗啦吧……哎,这里好象有个传统,好比今日很多“政府所在地”和“打官司”的地方,阶梯也总老高,一把手呆的地方也总老深一样。这叫居高临下,摆权(力)威(风)的谱儿。

 

说到底,“中国馆”于我个人趣味来看,它是不灵光甚至是糟糕的,无论在其造型或颜色上。此外,进了“中国馆”(实际进了“地方馆”)之后,“世界博览”的味道也索性荡然无存。这哪是世博会的参展一分子?对照才见识过的几个场馆,这里简直是一派赶集赶庙会的景象(并非指参观者多)。很快就被挤、杂、乱倒了胃口,致使客人与我都没了再往上去的劲道……我们都说要融入世界,而我们打造的东西却总那样的难能“协调”。

 

由“中国馆”外形的给我以“跪”感,想到了前段时间,复旦好几个大学生,跪向一名因救他们而壮烈的警察及其父母。我们的“跪文化”啊……斗胆一问:谁能保证他们是真心地跪,心甘情愿地跪?难道这里的表达方式、“忏悔”方式等非得用跪来息事宁人不成?跪,在中国一般有三种:见皇帝老儿、见主子的跪,那叫“奴跪”;惩戒、挨板子甚至杀头枪毙的跪,那叫“罚跪”;还有见父母、师长及其他尊长的跪,那叫“孝跪”。因为跪字挨上了前两种,后一种越发变得造作和愚昧。

 

本人除了父亲去世,最后作遗体告别时主动地短跪(似不由自主地,事后自觉不雅)过一次外,绝不曾有另外的跪。哪怕小时候被父母训斥、“吃辣货酱”,也不曾有。父母有时恼怒归恼怒,甚至偶尔会使上手脚,但他们从不罚跪的开明还是有的。那时现在若领个其他的啥跪,去它马的休想,宁死也不跪!再看那些大学生,他们属于哪种跪?根据事态和事件因果,只能认为他们是被罚跪。他们当然害怕被好事者“谴责”;害怕被奴习十足者的唾沫所淹没。然而问题是,他们的心中从此埋下了什么?

 

大概于数月前我曾写过一篇博文,上面提及西方人研究发现的人的“相互不欠帐原理”,叫“彼得原理”。别小看了这一原理,它俨然成为人的实际交往中的基本准则,成为一种真理般的定律。人最好别欠人的,欠人的也总是要还的,但不用加倍还(加倍还,让人家以后再加倍还你?),更不能被欠而主动使人罚还。那种因本职范围理应做的事还算不得“雷锋精神”的,他是干什么的?他加入这行时是怎样宣的誓?事发之后,有关各方完全可以整合一个更理智、聪慧、文明的解决办法。但不幸的是,后来却演变成大学生们近乎被羞辱,成了一场令人恶心的闹剧。得知这个闹剧的霎时,真替情商倒退的大学生们难过。

 

其实,即便正而八经的“雷锋精神”,也不是人人都能受用得起的。比方本人就觉得身边若真有个雷锋,一定会很不舒服,很不自在,很不习惯。另外,本人一贯坚持认为的、“人人自己管理自己”的观点看来也是正确的。不是一直在说要建立“和谐社会”吗?不受外来一切的“春天般的温暖”与“恩赐”,不被丝毫的意志及附带条件所强加,自己能做好自己,并自己都能管理好自己,那样的社会,就一定是个和谐的社会。

 

由大学生的最后实际被羞辱(我个人感觉),又想到了那些(群)似乎该被羞辱的“卖淫女” ,对了,后来被权威部门定性为“失足妇女”……说得真有点累了,末了长话短说:她们失的哪门子足?谁家的足?就我个人以为,她们都不应该被看轻甚至被羞辱。相比我们很有一些的或高官、或所谓巨贾、或所谓文化名人、或所谓这星那星等等,我觉得她们更干净。假如她们和他们站在一起,我坚信令我嫌恶的会是他们而不是她们;若真心地把我的微笑甚或拥抱送出,则对象一定是她们而决不是他们。谨以此贴作为年内所说的结尾。

 

 

 

 

 

 

  评论这张
 
阅读(683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