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中国目前没有文学创作大家  

2010-11-03 23:03:34|  分类: [闲说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目前没有文学创作大家 - 文巽 - 文巽 blog

曹雪芹画像

对那么几个职业的、业余的写作者(小说、散文、剧本类的)都说起过:“目前我们没有文学创作大家!”现在再补充一句:越是作品赶着上架的和亲赴现场签名售书的,越不会也不可能是大家。原因有二:一是作者没有“灵性已通”;二是……

 

“列位看官,你道此书从何而来?说起根由,虽近荒唐,细玩则深有趣味。”曹雪芹在《红楼梦》里一上来的话,但凡看过其作品的不会不熟悉。“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十二丈,方径二十四丈大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谁知此石自经锻炼之后,灵性已通,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才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于是,“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便将“身前身后事”,姑且“记去作传奇”了。这便是《红楼梦》的由来。作者在讲它的来头时,也透露了自己创作它的原因和自己的身世。

 

据周汝昌等一班人的考证,曹雪芹是魏武帝曹操的后裔。到了曹雪芹的高祖时,即清太祖天聪八年(1634年)就沦为清室的奴仆了。而他曾祖曹玺的夫人孙氏,被选为顺治皇帝三儿子玄烨的保姆。玄烨视孙夫人情同慈母,与孙夫人之子,即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明是君臣,暗如兄弟”。到了玄烨即位,成为康熙帝,曹家便大沾其光。从曹寅以下三代,皆被差往江南做织造监督。曹寅又兼任了两淮巡盐御史,常驻扬州,红极一时。

 

但康、雍、乾三朝的政局一再反复,曹雪芹的父亲获罪落职,家遭钜变。曹雪芹竟落得“环堵存身,蓬蒿没径……甚至流离放浪,沦为佣保,身着短裤,躬亲涤器,卖酒当垆”。他曾住到北京郊外偏僻山村,“野水临门,薜萝满巷”,根本无法生活。便“卖画贯酒,食粥餐霞,还常遭主司上官的凌逼”。他携妻扶幼,忧伤煎迫,不得已去做大僚的幕宾,以致投亲靠友,寄食朱门……

 

曹雪芹怀才不遇,半世潦倒,胸中块垒,傲骨嶙峋,万苦倍尝,白眼阅世,就象青埂峰下那块顽石一样,“自经锻炼”,“灵性已通”。独具慧眼的他,看穿了社会的腐朽,才终于“不叩富儿门”,转而发愤图文,默默“著书黄叶村”。把“一生心血结成字”,成就了《石头记》这部奇丽深雅、石破天惊的伟著绝构。我曾想过,假使曹雪芹当初被选去“补天”了,飞黄腾达了,那么,他会不会写出这部作品?恐怕他连这个念头都不会产生的吧。

 

以前老有这样的话,叫做“悲愤出诗人”。这话适用于其他文学创作。现在细想一下更觉得,这话是很有道理的。它寥寥数字,点破了真正的作家的成就和身世之间的某钟关系,告诉了我们一个颇值得玩味的道理。我们几乎无须使劲回忆,就可以发现中外许多大家,都是“不约而同”地有一段不幸甚至悲惨的遭遇的。他们正是在这种遭遇之后,而不是之前,才奋发著书,产生了伟大不朽的作品。

 

司马迁曾深为感慨地说,“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惟倜傥非常之人称也。盖文王拘而作周易,仲尼戹(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文王演《周易》,孔子作《春秋》暂且不说,但《国语》、《孙子兵法》等著作,大都是“圣人贤士”们发愤写出来的。司马迁本身,被处宫刑。这不仅终身残废,而且还是非常丢脸的事情。本来他宁愿自杀也不会接受这个刑法,但他没有这样做。于是,《史记》——一部伟大的著作诞生了。至于世界上一些著名的作家,象但丁、司汤达、狄更斯、普希金、高尔基等等,他们也大都是受损害、受屈辱的人。

 

悲愤出诗人。毫无疑问,悲愤也出其他文学创作大家。为什么?因为悲愤能出非凡志气;悲愤能出真实情感。还有关键的一点,悲愤能带来曹雪芹式的“灵性已通”。这对文学创作非常重要。当然,以上说法只反映了作品创作活动中的部分事实,并非绝对真理。不能绝对地说没有“悲愤”就不能“灵性已通”,就一定写不出伟大的作品来。也不能说写作者悲愤到根本没有创作条件时,也能产生伟大的作品。同时代的社会环境、社会条件等客观因素对伟大作品的诞生也极其重要,并且是万万不可缺略的。

 

中国目前没有文学创作大家,我只是说目前。另外还有一个意思,即至少我们或曾知之一二的、或面上的一些知名不知名的作者,他们中间压根就没有大家。因为,他们实在是个个灵性未通。“自经锻炼”,“灵性已通”者有,只是他们目前缺的是某种环境或条件。一旦他们看见了由地狱往天堂的阶梯和曙光,他们就会以他们的作品,祛除目前文学创作中的所有绝症。我们一起等上十年,五十年,一百年。

  评论这张
 
阅读(706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