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斯大林情妇的苦楚回忆(节录下篇)  

2010-11-14 00:11:49|  分类: [异邦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斯大林情妇的苦楚回忆(节录下篇) - 文巽 - 文巽 blog在列宁格勒,达维多娃已经有了结婚三年的丈夫,他叫德米特里·谢苗诺维奇·尤基内。尤基内也是一个歌剧演员,婚后与达维多娃的关系还算融洽,他们至少从无大的矛盾,也从无有过大的争吵。但这次,为了妻子的即将离开——那份调令,他们的关系已告基本破裂。两天后,他们彼此达成口头协议:双方有权独自生活,但也无须离婚和彻底决裂(此协议二百六十多天后,他们最终分道扬镳)。达维多娃怀着难以摹状的心情,踏上了去往莫斯科的旅途。

“大剧院的经理处热情地接待了我。我想得很天真,以为这是我的演唱艺术才华应该得到的公平待遇……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心中的理想实现了。我成了国内第一流歌剧院的独唱演员。要知道,我国最杰出的演员夏里亚宾、索比洛夫、涅日丹诺夫都曾在这个舞台上演出过……11月7日晚(1932年),我们演出了《普斯科夫姑娘》。斯大林和他的同志们坐在政府首长的包厢里,看来他们都兴致极高。8日晚,我本应出席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传统节日晚会(庆祝十月革命节),但傍晚6点通知说晚会取消了。后来才知道,斯大林的妻子,娜捷日达·阿利卢耶娃在那天猝然去世。

“我象所有的妇女一样,很想知道领袖的妻子是怎样的人。她聪明漂亮吗?她知识渊博、精力充沛吗?她喜欢艺术、音乐、绘画、文学和芭蕾舞吗?也许她是一位普通的、早已停止活动的党的工作者?我们演员对一些小事非常好奇,我们私下常常谈起,为什么我国的党政领导人出席正式晚会,观看演出时都不带夫人?……《徒劳的防卫》一剧首演时,我见过斯大林一次。12月底他又来观看《魔王》的演出。

“(公历)除夕之夜,我在克里姆林宫里演唱。演出后,全体演员应邀赴节日晚宴。我坐在斯大林和伏罗希洛夫之间,他(斯大林)用赞许的眼光看着我。我心里很坦然,愉快而安详。晚宴到深夜才结束,我穿上皮大衣,忽然在大衣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的笔迹很陌生:‘有汽车在练马场旁等您,司机会送您去目的地。请将纸条保存好!’纸条上没有签名,我有些不安和害怕。时间这么晚,身边也没人可以商量。外面是风雪号叫的寒冬之夜……我把一些孤立的事件联系起来,回想起我在大剧院包厢里第一次见到斯大林时,他那种注视我的目光。

“为什么在这个新年晚宴上,我又恰好与他同桌并坐在他身旁呢?我竭力驱赶一个萦绕不去的念头:他爱上了我!我紧张得捏紧了自己的手……在克里姆林宫大门口,一名中年男子朝我走来,他彬彬有礼地向我问好,但他的眼光中带着一种审视。他对我说:‘汽车在等您,街上冷得要命,现在是零下32度,请快上车吧!’这是一种不容人说不的有请,其实它就是命令。他走到汽车旁,打开车门扶我坐好。马达一响,汽车飞快地往前开去,基洛夫车站和米洛夫斯基大道两旁的老式房子从我眼前一掠而过。

“我们来到一扇大门前,司机发出信号,从警卫室里走出几名军人和穿便衣的人。大门自动打开,一座美丽的别墅出现在我眼前。这里极象18世纪古老的大花园。一个沉默寡言的妇女把我领进一间舒适的客厅。我未脱大衣就直接坐到了沙发上。‘薇拉·亚历山德罗夫娜,你已经来了’我听到斯大林那熟悉的、喉音很重的非俄罗斯口声。‘是的,我们刚到。’‘我们马上安排好,请你脱下大衣’那个妇女把我的大衣、帽子、手套和手笼拿走,她那双灰色的大眼睛里一点表情也没有。

“‘你大概饿了吧’斯大林和蔼地问,‘让我们到饭厅去那儿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在我家里不用拘束’双脚踏在又厚又软的地毯上是多么惬意呀!餐桌上铺着雪白的钩花台布,上面摆着极为精致的餐具。刀、叉和调羹都是古老的银制品……一个中年俄罗斯妇女侍侯我们用餐。就是在极其高雅的大剧院餐厅,我也从未见过这样的佳馔。我喝上了贮存百年以上的葡萄酒。真不敢相信,在元月的第一天就能吃到非常新鲜的各种素菜和水果。我有点发愣了,斯大林冲着我说:‘从我们不多的储藏中另给你准备了一些葡萄酒鱼子酱甜食素菜和水果让你带回去’我表示深深地感谢。

“他微笑着打量起我,就象一个慈父在打量一个幼小的孩子。不对,不恰当,是那种……‘天太晚了,您大概也累了吧?我该回家了!’‘薇拉·亚历山德罗夫娜,我们应该认真地谈一谈。如果你不反对,让我们到另一个房间去,那儿不会有人打搅我们。’斯大林的话不容易听懂,他的土音很重。我不敢多问……喝过滚烫的浓咖啡和美味的格罗格酒后,我的感觉好多了,恐惧和紧张也消失了。我跟他走去,看起来,斯大林比我还矮些。我们走进另一个房间,里面摆着一张大沙发软床,我没有选择地坐向床沿。斯大林脱下身上的军便服,并把一件东方式的晨衣披在肩上。

“他坐到我身旁问我:‘可以把灯熄掉吗?在黑暗中更便于交谈。想和你推心置腹地聊聊……’没等我回答他就灭了灯,我陷于一片黑暗之中。斯大林拥抱我,我没吭声,他熟练地解开了我的短上衣。我不住地打颤,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斯大林同志,请原谅我,我有点紧张,有点怕……’他丝毫没有理会,黑暗中,只能看见他那双眼睛发出的灼人的光芒。我又一次试图挣脱他那有力的拥抱,但是毫无用处,我已经无路可退。斯大林继续吻我,爱抚我。他那硬得象鬃样的唇髭扎痛了我的脸、下巴,甚至扎进了我的眼睛……

“早晨,我嗽洗完毕,吃了点东西。斯大林下巴的胡子刮得很干净,身上还洒了香水。他问道:‘薇拉·亚历山德罗夫娜,你感觉怎样?’我没作声。他向我要回了那张纸条,当即撕得粉碎……‘薇拉·亚历山德罗夫娜,你分到住宅了吗?’‘还没有,我住在剧院宿舍里,打算在公寓里租一个房间。’斯大林微笑着说:‘住宅问题不难解决……我希望,你能保持沉默,不会把我们一起度过新年之夜的事说出去吧?’‘当然不会,斯大林同志!’‘你可以叫我名字和父名。’分别的时候,他那双褐色的眼睛又一次燃起了欲望……”

“千万要小心!”达维多娃在谈话结束时警告LEONARD HENDLTN说:“不要在这给任何人看您的记录,也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您用打字机把它打在卷烟纸上,而且只打一份,不要落日期,最好每段之间留上一个间隔。我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我充分了解国家安全部门的神通和威力。您应该明白,我们是孤立的,冒着危险……一旦我发生什么意外,我不得不否认这一切,您应该理解我的处境……”LEONARD HENDLTN说:“我不必隐瞒您,事实上,回英国后,我会整理出您说的一切……”“那一定是您胡说的!”达维多娃淡淡地笑着说。

大家一定会问:这部“罗曼史”的女主人公达维多娃后来的命运如何呢?现在扼要道来:1956年2月,即在斯大林去世两年又十一个月以后,苏共召开了二十大(一次清算斯大林及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出台的会议)。会议召开前夕,马林可夫和赫鲁晓夫曾“建议” 达维多娃出席,但遭到了她的断然拒绝……离开了大剧院后的她,同后来的丈夫一起去了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并在那的音乐学院从事教学工作……另据俄通社的消息:1976年,达维多娃隆重地庆贺了自己的70岁生日,她在暴风雨般的掌声中,重登莫斯科大剧院的舞台,演唱了自己最喜爱的《卡门》。1988年7月,达维多娃突发急病被送进列宁格勒医院,经医院抢救两天多无效后死亡。(完)文巽

  评论这张
 
阅读(42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