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唐太宗不爱玩的“钓鱼”  

2010-01-05 00:15:10|  分类: [纵目古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太宗不爱玩的“钓鱼” - 文巽 - 文巽 之BLOG唐太宗画像

唐贞观初年,有个很会来事的上书太宗李世民,内容是请求皇上清除奸臣。太宗看罢奏疏,亲唤这位来事者问道:“现在我所任用的,都是贤良忠臣。你倒具体说说看,谁是奸佞之臣?”这来事者真会来事,他跪在地上给太宗出了就怕烂在肚里的主意:“臣请陛下装作震怒,以此测试众臣。如果有谁不怕陛下发怒,仍敢直言进谏,那他就是个忠臣;如果谁是违心顺从陛下,一味阿谀奉承,那他就是个奸臣。”

太宗听完了这话,哂然一笑(心里可能骂着:你他娘的就是个奸臣!)说道:“流水是清是浊,在其水源。君主是政令的发出者,好比水源,而群臣百姓就好比是水流。君主带头使诈却要求下面人行为忠直,真好比水源浑浊而希望流水清澈一样,是极不合乎道理的。我想使大信行于天下,不想用使诈的方法破坏社会风气。你的方法虽说会很灵验,但我却决不能采用。”

如果定要从中国的历代皇帝中——矮子里面拔高个的话,唐太宗无疑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高人。难怪一部《贞观政要》,以前即便断断续续地读来,还是觉得颇有些味道的。关于唐太宗的零星故事,其实也可见于别样文献,一代名臣张居正在他的《帝鉴图说》中就有些记载。如:敬贤怀鹞、主明臣直、弘文开馆、纵囚归狱等等。然而,所有这些故事,我以为都不如唐太宗不“钓鱼”(使诈)来得更有现实意义。

“钓鱼”,是历代统治者,以及由他们制造的“国家机器”最喜欢玩的把戏。可在老百姓的字典里,它并不叫把戏,而叫恶魔——世间的恶中之恶。因为它是为政、执政、当道者们操着权力,以假善、假公、假面去诱发人的一般弱性,从而为自己获取肮脏利益,并达到不可告人之目的的。这种恶中之恶的“把戏”,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唐太宗可不爱玩,原因是它“极不合乎道理”。唐太宗想玩的是“大信行于天下”,并以此来营造良好的“社会风气”。

俱往矣,数“钓鱼”英豪还看今朝。今朝,我们身边的有些自称公仆者,总觉得唐太宗他妈是近亲结婚,养了个儿子是脑子坏的。“钓鱼”,这么好玩的东西都不玩?于是乎,他们就前赴后继、热热闹闹地玩上了。先有了不久前上海闵行区的针对黑车玩的“钓鱼”,紧接着又有了广东某地、辽宁某地等对啥啥玩的“钓鱼”。这些事都是知之者众,实在难以捂住,因此也就有了公开的报道,因此也就有了后来天下人都能知道。那么,那些能捂住,或者捂不住(极小部分人知道)也不报道的“钓鱼”,天下人又能知道几何呢?

节假日期间,碰到一朋友,他和我说了一起刚发生没多少天的、未见报道的有关“钓鱼”的事件:某部门的外勤人员,同辖区内的一家夜总会的老板打了招呼,年底到了,自己的“指标”还未完成,望老板能提供帮助。老板不能不帮,否则他那天天有麻烦,事事是麻烦。但老板提出的条件是,老客人和熟悉的朋友不能动,要动就动那些新面孔的。没问题!双方最终谈妥。

这天晚上,夜总会来了三个“新面孔”,他们要了一间包房。坐定之后,老板让人领着一帮年轻艳丽的小姐来到他们跟前。经过一番打量,他们各自选定一个坐在自己的身旁陪唱陪喝。时间渐渐过去,有个小姐吊着一“新面孔”的膀子,出了包房,进入了另外一个房间;又有个小姐,依偎在一“新面孔”的怀中,晃晃悠悠地出包房,进入再一个房间……时间到了,正当三对男女缠缠绵绵、百般消魂的时候,一班人马分头冲了进去,“统统带走!”

六人被“请”进一辆面包车,车启动,一大嗓门者不知冲车窗外谁在喊:“把老板带上另外一辆车,一起走!”到了某部门,三个“新面孔”被分开就坐,他们先被“冷”上好半天。接着有人进来开始审问、记录。问题很严重呵!报了姓名、住址、单位之后,他们做起了选择题:要么“进去”,要么交款。他们个个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后者(具体交款数不详)。事情没完,交款之后,他们的家人知道了情况,街道居委会知道了情况,更要命的是单位也知道了情况。他们最终全被迅速地从单位开除。他们在迎来了新年的同时,也迎来了饭碗砸碎的声响。

他们是活该的,他们不是老板的“老客人”或“熟悉的朋友”,他们更没有一官半职或其他“公认”的社会地位。不“钓”了他们“钓”谁呀!此刻,他们一定还在后悔,为自己所图的一时欢悦和放纵。但他们的灵魂不会就此被洗涤;他们的思想不会就此被净化。他们说不定会将自己的过失与荒唐,转换成对夜总会老板和“执法”者的意念痛恨甚至行为报复。他们有理由发问:水源浑浊,水流怎能清澈?

噢“钓鱼”,假如当年唐太宗玩的话,不知会有多少人死定的。那来事的是想让唐太宗玩怒颜“钓鱼”,唐太宗不玩;而我们现在的一些人,自个变着法儿玩笑面“钓鱼”。想想后者是多么的可怕。但他们就是爱玩这个,且乐此不疲。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