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曾经令人胆寒的文字狱  

2009-03-17 00:30:22|  分类: [纵目古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朋友处,听他已年迈的父亲絮叨起:“文革”头两年,有一次单位里安排写批判稿(人人都写,一年中要写好几次),是关于批判“修正主义”方面的。在批判稿中他引用了《毛主席语录》里的一句:“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要命的是,由于疏忽大意,他竟然漏写了“不”字,变成了“千万要忘记阶级斗争”。自己的历史成分本就有点问题,加之这次出那么大的错,半月过后,一下子给他定了个“地主加反动分子”。

 

以后,他便成了单位里批判(那时叫“批斗”)的对象,成了“工人阶级队伍中的反面活教材”。精神上压垮你不算,还要调离原工作岗位,去干单位里最脏最重的活(那时他已近四十了),且两人的活得你一人干。这叫由单位实行“劳动管制”。1976年底他被“平反”,是在一次全体职工大会上。他当时激动得热泪盈眶,情不自禁地高喊:“毛主席万岁!”全场哄然大笑。他半天才反应过来,毛主席老人家已仙逝了。

 

我问老人:您那时一定很痛苦吧(其实是多问的)?

老人回答:干重活身体累点没什么,家人被我牵连,也都抬不起头;自己没人说话,想说不敢说,想说没地方说,让我心累,这才是最痛苦的……

 

文字狱,在中国的历史上几乎各朝都有发生。以往,它是封建统治者加强思想控制、巩固自身政权的一种手段。这让我忽然想起了家中留藏的、有关清朝文字狱的书籍来,不禁重读。清朝的文字狱范围之广、规模之大、处刑之重(“文革”是不是从那学来的?)着实令人胆寒(较典型的说几例)——

 

康熙年间,学者庄廷拢刊刻了一部明史稿,书中有对满人的指责之辞,后被人告发。案发时庄已死,但死了也不能幸免,被刨棺焚尸,父亲和弟弟均被杀死。为此书作序的李令哲和他的四个儿子也一起被杀。不仅如此,那些为书刻字的、印刷的、卖书的也都被判了罪。因此案被杀的有七十多人,被判罪流放的有二百多人。

 

康熙晚年,翰林院编修官戴名世出了一本文集,因其号为南山,故名《南山集》。里面提到明朝“永历”年号和引用其他有关明末抗清史料而被人告发。结果,戴被判凌迟,后从轻处斩。戴的一族被株连杀害、流放和判罪的达一百多号人。

 

雍正年间,礼部侍郎查嗣庭被朝廷任命为江西主考官,他摘了《诗经》中的“维民所止”为试题,本意是指皇帝的功德高尚无比,是所有臣民学习的最高典范。这是在为皇上唱赞歌的,却有人诬告此题是暗示要去“雍正”(“维”和“止”字是“雍”和“正”字去了头)的头,是煽动造反。结果查被监死狱中,死后还被斩首戮尸。家族、亲友和学生被株连达数十号人。

 

乾隆时期,有一翰林上书奏事时,误将“陛下”写成了“狴下”。“狴”是一种猛兽,又指监狱,此翰林因此被革职。后又在其诗中发现“清风不识字,何须乱翻书”字句,被认定是对清朝的诽谤,被处以死刑。家人、亲友均未能幸免,或被判罪,或被流放。

 

清朝的文字狱严重地禁锢了人们的思想,使之都不敢越雷池半步。大学士梁诗正在与友人谈及文字狱时说,他从不以书迹与人交往,即偶尔有,无用稿纸,亦必焚毁。

 

说上这些陈年旧事,实在是文字狱太令人胆寒,该让它永世灭绝。惟独如此,人中自会有谢天谢地、山呼万岁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