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巽 blog

如风之入物无所不至无所不顺 

 
 
 

日志

 
 

我设博客的初衷  

2009-01-02 01:33:59|  分类: [晾晒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设博客的初衷说来滑稽,是要和余秋雨叫板。

 我的一个朋友L先生,以前也曾是余先生的朋友,他们彼此断断续续地相处过些年头,对余先生比较熟悉。在两个多月前吧,L先生和我偶遇。一番寒暄之后,他跟我说起:“余秋雨在上海成立工作室了,还是大师工作室,不少市区领导都出席剪裁仪式。”不看报纸,电视又很少看的我有时就是孤陋寡闻,“什么时候的事?”我问道。“上月十号还是十一号……”还没等L先生说完,我插上话头:“他怎么能叫大师工作室?”

 和L先生分手后,我还一直想着这事,没想明白。我还想起了L先生以前跟我说过的话,也是关于余先生的事——他在“文革”时期的;在上海戏剧学院时期的;在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等等。在我的印象里,余先生的德行好象不怎么样的。

 因为已是旧闻,找不到任何一个多月前的相关资料。晚上到家心想,他可能有博客,于是通过百度搜索引擎,终于如愿以偿。他在博客上不仅文字记载了工作室的成立过程,还贴有不少传真照片,很是详细。他的博客点击率非常的高,跟贴数也多得数不过来。我从长长的“尾巴”上粗略一看,全是“歌德”和次“歌德”的,批评意见几乎就没有。我当时也凑上去接“尾巴”——“中国的大师至傅雷、钱钟书已完。大师的文章不会是伥鬼文章、虫豸文章。”十分钟左右,我想再看看其他的跟贴情况,却再也找不到我前面的帖子,被删除了。

 我至所以会发这样的贴,也是事出有因的。07年的下半年吧,我去一个文化单位见位朋友,朋友正好有急事走开一会。在等朋友期间,我看见其桌上有本香港某大学的中文期刊,我拿起信手翻阅。有篇署名余秋雨的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文章标题是《■■■■■文化》。很惭愧,在此之前我从未看过余先生的任何文章,只知道他有一本《文化苦旅》,是在书店的书架上瞥眼见到的。余先生在期刊的文章中有这样一说:“令人高兴的是,目前阶段这种文化得到了最长足的发展……精神得到最集中的体现。”我当时就心理嘀咕:这不一派胡言吗!

 再回到我发评论贴的事。帖子被删后,我突然就萌生了适当时候也设博客的念头,到时对余大师“全面出击”。然而,事物的发展规律还就是呈螺旋式的,真到我设立了博客,却又改了主意。罢了!犯不着!古人云:“性情执拗者不可与谋事;机趣相同者方可与论文。”人各有志,亦各有活法。余先生恐怕就是这样的德行,而一个人的德行是很难改变的。他坚守着他的那分德行,与我有何相干?他抛弃了他的那分德行,又与我有何相干?我一个无名之辈,还不如揣着一个好心态来玩博,这样会更有滋有味。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